注册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380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原创] 出版前感言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跳转到指定楼层
主题帖
发表于 2019-8-26 10:42:52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2018.11.23
(语音讲话整理稿)
(按:2018年临出版《李易轩文迹辑(1——4)》之前几月的感言)
还记得我24年前最开始放弃绘画,自学哲学之时,最开始都是形而上性的,甚至与上帝合一,大开悟的境界极其精爽。后来几经周转学习了黑格尔,才发现,哇!原来我发现的东西黑格尔这里都涵盖了。这即带来了极大的兴奋,又带来了极大的压力。之后我就做黑格尔哲学的笔记,所以一直以来黑格尔对我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。
然而24年走过来才知道,学习黑格尔的压力才只是第一次的压力!之后这么多年在社会中滚打,入过无间地狱,经历了知识分子理想抱负的全线溃退,也包括扬升运动的延宕而过与不了了之。其间很多很多经历,我都还在反思的过程之中。
以前完全想象不到,本来是形而上的问题,那么超级清爽,而在投入这个社会之后你必须得去死扛!搞哲学完全成为力气活,甚至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去捍卫与保持。我在即将出版的《地界实相及类知识分子问题》一书中也表述了很多这方面的内容。多少多少压力,到今天才算有了这么一点成绩……(出版《李易轩文迹辑(1——4)》)需要那么巨大的坚持与奋争!(哽咽)
我为什么有这点感怀呢?因为我刚在看《中国电影报道》,现在中国电影界虽然已经这么火爆,但即使是这些电影工作者要求得那点市场都要去求观众。这还是大众文化的范畴,大众文化在中国已然这么广泛普及,电影界吸金无数,即使如此他们的生存空间亦是不够宽裕的。我是通过这些电影工作者感怀自己的不易,在一个生民大众阉割哲学存在性的社会空间,我经历的艰苦奋斗与死去活来是无人可以体会的!
所以至今:天界与地界、有为与无为、有我与无我、形而上与形而下在这个社会中始终都是极难处理的问题。它们不仅仅是几组哲学范畴的理论问题,更是实践问题。是需要用生命去实践的问题。未来不知道会怎么样,但我做到这一步,我对自己感到欣慰!(数度哽咽)
今天我表现得比较激动,其实我本来是一个很感性的人,因为我最早就是搞艺术的人。以前学习西方美术史,才发现那么多艺术家为什么都学习尼采、叔本华、弗洛伊德这些哲学家呢?于是我抛弃了绘画搞哲学。搞哲学之后以一种艺术的浪漫主义—实验主义的方式从事理性主义哲学。实际上西方的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的成分我个人都占了,但其间弄得非常错综复杂。理性主义即使人明智,但也造成人的异化。所以在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之间徘徊挣扎很矛盾。
其实我是很感性的人,所以学了这么多年哲学把脑袋弄得比较硬。这里不仅是哲学的问题,还要面对社会上的诸多反动势力,各方面的压力致使腹背受敌,是故把性格塑造得比较僵硬。其实我骨子里还是搞艺术的性格。
在这里无论是作为宗教家的“拯救人类”,还是人文知识分子的“乌托邦”“人文关怀”等情怀,在我这么多年的人世间滚打中皆已消磨殆尽,实践证明这一切都是大虚妄。这之间的矛盾又分为很多阶段,我从最初的世界主义者最终跌落为个人主义者,这是时代与人类社会背景所造就的悲剧。不仅是我,知识分子没落的问题亦是当代世界性的问题,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。
其实在上古文明时代,哲学意味着世界。它既是世界观,亦是对世界的现实规定与治理。最开始的所谓哲学家都是身兼数职的,他们即是王,又是哲学家或医学家或巫师或数学家等等。例如伏羲即是天下共主,又是八卦的创立者。他以他创立的法统治治理着世界。
而到了后现代时代或多元大众文化时代哲学则已经没落了,而充斥着全面世俗性的东西,而当今世界充满各种矛盾、混杂、措置、斗争……作为个体知识分子已然无力承担这个世界,是故被逼仄为个人主义的自顾自生活与创作。
这是我临出版之际的一点感怀,已告慰艰苦卓绝的自己!

评分

参与人数 1名望 +10 收起 理由
古越中兴 + 10 恭喜

查看全部评分

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
回复
分享到:

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pk10开奖记录查询表 pk10彩票平台网址 pk10官方 pk10计划 document.write ('');